上海高考网
上海站

热门城市 | 全国 北京 上海 广东

华北地区 |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

东北地区 | 辽宁 吉林 黑龙江

华东地区 |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

华中地区 | 河南 湖北 湖南

西南地区 |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

西北地区 |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

华南地区 | 广东 广西 海南

高考网
热门推荐
您现在的位置:高考上海站 > 高中试卷 > 二模试题 > 2013上海二模语文试卷 > 正文

上海市奉贤区2013年高考二模语文试题

来源:上海高考网 2013-04-23 10:55:56

12
上海市奉贤区2013年高考二模语文试题及参考答案

上海市奉贤区2013年高考二模语文试题

(一)、阅读下文,完成1-6题。(16分)

空敞地和老地方

肖复兴

 ①城市最早是由市场发展而来的,因此市场就是城市最早的空敞地,现在的新名词叫做公共空间。欧洲城市的广场,大多都是由这样的市场演变而来的,所以,在欧洲哪怕再小一座城市里,也会有很多的大小不一的广场,这些广场成为了人们今天的休闲之地,抬脚就到,方便而实在。

②在我国,广场大多是新中国建立之后出现的。我们当年的市场,现在一般成为了宽敞的街道,比如北京的猪市、菜市,成为了如今的珠市口大街和菜市口大街。在老北京,公共空间,除了遍布京城的这些露天的大小市场,再有的就是寺庙,清康熙年间,北京城里有寺庙1200余座,即使到了清末民初,还有800余座,大多藏在胡同里,有的一条不长的胡同里就有两座庙,比如我童年居住家旁的小观音阁胡同,就有观音阁和弘福寺两座庙。我国是一个泛宗教的社会,这些庙所起的大多是公共空间的作用,是让居住在附近的人们有个聚会碰头的场所,有点儿像是现在的会所。老北京,公园不是百姓所能够享用的,它们属于皇家的园林,市场和庙宇,便是普通百姓一室外一室内的两大主要公共空间。它们的长处,在于就在百姓的身边,实用,又便于出行活动。

③之所以说□谈□,是因为如今我们的公共空间,已经渐渐失去和忘却了这样实用和方便于群众的两大功能。我们更重视广场的建设,而且有越建越大的趋向。那样的广场,只具有政治的意义,可以是一道丰美的佳肴,并不是百姓的家常菜,因为一般百姓不会经常能够到那里一顾的。我们也更重视一般花园的建设,但那更多的是锦上添花,为点缀用的。于是,我们如今的城市空间,大多为几大公园所取代,比如我常常在天坛公园里见到活动的老头老太太,人满为患,拥挤不堪。很多人是乘坐了公共汽车,大老远跑到这里来的,没有办法,因为它们居住的附近,没有可以供大家活动的公园或别的场地。而在国外,无论原有的还是新建的社区,都必要拥有自己的公园,比如我那年去美国芝加哥这座城市,便有100余座这样的公园,我住的楼下就是一个很大的公园,而在我住的街区里,几乎走不远,就能够碰到这样的一个公园,成为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街里街坊一般。

④我们的城市建设寸土寸金,似乎恨不得将所有的空敞地都盖起可以出售的楼盘,便无形中挤压了公共空间的位置,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,群众的公共利益便这样理所当然地受到损害。真希望我们能够拥有更多一点的空敞地,当然,这些空敞地,不是像我们这里荒废着等待着继续盖楼盘好卖个大价钱的空敞地,而是能够让它们真正成为百姓自己的公共空间。

⑤在城市里,特别是古老的城市,和空敞地对应的是老地方。如今,越是古老的城市,老地方越少,因为老地方的破旧衰败,都被拆迁盖成了新楼盘,唯新是举的城市建设思维,让老地方只成为了图书或展览中的老照片。而在现实生活中越来越无处可寻。

⑥去年在美国,我碰见一对上海夫妇,他们四十来岁,出国打拼十多年。他们对我格外不解地说:我们的大学都是在北京读的,那时大学旁边有一些冰淇淋店、咖啡馆、书店之类的,晚上同学们都喜欢到那里去,我们的恋爱就是在那些地方开始的。可是,前年回北京,再找那些老地方,怎么也找不到了,一家都找不到了,都拆了,盖起了高楼。他们感慨地说:一座城市,怎么也应该保留一些老地方,让人过多少年,还能够找到,在那里怀怀旧。

⑦城市化建设飞快,却没有想到有些老地方的价值,不仅在于地方的平方米的单价,而包含着历史的痕迹,城市的记忆,和人们的感情。别说北京,连上海有名的红房子西餐厅都易地了,现在,到哪里还能够找到老地方,还真的成了问题。

⑧我想起天津大学建筑学教授荆其敏先生,他将这样的老地方称之为城市布局中的“情事结点”和“亲密空间”。他曾经说:“许多城市中著名的情事结点多是自然形成并逐渐成为传统的。”成为了传统,说得多好,老地方的价值就在于它伴随着历史一道,已经成为了这座城市带有感情色彩独到的传统。可惜,在商业利益面前,这样的传统已经断档。

⑨失去了空敞地的城市,会像是沙丁鱼罐头,人们会在密麻麻的水泥丛林的高楼大厦中,被挤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⑩失去了老地方的城市,会像是没有星星点缀的夜空,城市会失去历史的记忆,人们会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(选自2012年6月4日《文汇报》有改动)

 

 

12
收藏